懒癌末期

工作忙的时候,更文极慢

【狗崽】Closer 中

练笔用,人物OOC


一个双向暗恋的小故事


附注:

山兔外貌描写为暴走山兔副本的特典皮肤

青行灯外貌为商城皮肤幽蝶花舞

莹草外貌描写为丹枫秋意


上部请走这里→【狗崽】Closer 上



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想拥抱他,彻底拥有他。

 

手里拿着一旁莹草递来的魍魉之匣,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角边滑落的一抹笑意竟是让往日冷峻的脸庞带了许温度,这样难得一见的大天狗,不禁让同行的妖怪们纷纷侧目。

 

“大天狗大人,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么?”坐在墨色的蛙头顶,带着欢快笑容的山兔不安分地举着手里的胡萝卜,一边开玩笑般地戳两下身下的青蛙一边没头没脑地左右摇晃自己的小脑瓜,大声地问了出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原本叽叽喳喳的谈笑声像是被按下了开关,所有的妖怪不禁沉默地望向始作俑者,山兔身下的青蛙妖怪更是僵硬了身体,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堵住身上这位小祖宗的嘴。

 

这下可糟糕了。这大概是在场除了大天狗和山兔以外所有式神的心声。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去招惹大天狗,这是所有式神居住在这个庭院内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追溯起因的话,大概是因为在大天狗被召唤出来的第一天,有一个不长眼的小妖怪不知是作了什么事,招惹到了这位大人。还记得那天漫天数不清的黑色羽毛暴风雪般席卷了整个庭院,就连角落内不起眼的小草都被仿佛附着冷冷杀意的狂风折断了腰,最后还是神乐大人出面强行对大天狗进行了封印才没让庭院被破坏掉。强大到令人敬畏的妖怪力量,沉默寡言的性格,再加上从未在众妖前展露笑颜的样子,让院中众位式神对于这位大人望而生畏,谈虎变色,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哪一位式神敢于主动和大天狗搭话。

 

山兔晃动着两条高耸的金色兔耳,一副十分不理解的样子回看着其他默不作声的式神,水汪汪的瞳孔眨了两下,红红的兔子眼就像在盘算着什么事,眼珠子飞快地转了会,继续开了口:“是因为大天狗大人想到了妖狐么?”

 

这一刻的温度似乎降到了冰点,以座敷童子为首的式神们禁不住开始瑟瑟发抖,寻思着待会用什么来躲避大天狗的羽刃暴风。而处在暴风中央的山兔,依旧是一副单纯无害的表情,认真地抬着小脑袋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是的。”

 

“我很想他。”

 

同样认真地回答了山兔的大天狗,低下了平日里看起来高傲的头颅,细细揣摩掌心中央的御魂,曾经不可一世的傲慢和不屑渐渐地消失于眼睛深处难以被察觉到的温柔中,就连身边的空气都褪去了寒冷,周身的气场被安宁温和得气息笼罩住。本以为大天狗会因被触犯了隐秘大开杀戒的式神们纷纷震惊地瞪圆了双眼,而大方承认了自己小心思的正主,心情似乎很好,歪着头抚摸手中御魂的样子温柔得仿佛让人以为他置身于和煦的春风中,甚至还带了点坏心眼伸出了手,用自己修建得整整齐齐的指尖恶作剧般捏了两下山兔脑袋上晃动着的耳朵。

 

“你的耳朵和他很像,”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天狗眯起了眼睛,应该是联想到了话题中的另一个人,愉悦了起来,“可惜没有他的可爱。”

 

“呼~山兔的最可爱啦,人家才不要和妖狐比耳朵!山兔的就是最可爱的!”本来端端正正坐在青蛙脑袋上的兔耳少女听了这句话立刻不满意地蹬着两条小短腿,不顾身后式神诧异的眼神,气呼呼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原本就红红的兔子眼变得更加通红,愠怒地蹬着始作俑者,身下巨大的黑色青蛙已经决定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催眠自己顶上的这个惹祸精今天做的一切都是幻觉。

 

耸了耸肩,大天狗放开了捏着山兔耳朵的手,继续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小物件,手心里不断被摩擦的御魂因长时间的触碰变得少许带了些温度,温温凉凉的触感让大天狗不禁联想起曾经无意间碰到妖狐肌肤的触感,不冷也不热的很舒服,不过比御魂这样坚硬的晶体来说,还是有着柔软肌肤的肉体更想让人亲近。

 

“小孩子可不要掺和大人之间的事情,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到了夜晚可是会被邪恶的鬼怪抓走的哦。”不知何时四周飘浮了许多微微发光的青色幽蝶,由妖力幻化而成的蝴蝶扇动着青绿色翅膀围绕着大大小小的式神们上下飞舞,青行灯交叉着双腿坐在由青蝶组成的灯杆上,倾斜着身体,面无表情地插进了话题。

 

“青行灯大人回来啦,那我去前面告诉神乐大人可以启程了。”老好人座敷童子从不远处的灌木丛里探出了脑袋,将身上沾到的尘土拍了拍,暗示着其余一齐躲在后方的式神们趁现在的机会赶紧离开这个不祥之地,顺带还牵走了听了青行灯的话只会仍旧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山兔,把空间留给了队伍末尾的两位大妖。

 

大天狗知道青行灯不待见自己,正确来说是非常不待见自己。这个在庭院里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一直以来任劳任怨处理各种繁杂事物的大妖怪,从某一天起对自己的态度变得模棱两可,甚至在妖狐面前,都不太愿意谈及和自己相关的事情。这样强大的妖怪他本身也不想和对方产生任何冲突,奈何对方似乎是知道了自己喜爱妖狐的心意后就开始处处阻扰,无论自己有多想和妖狐单独相处,都会被这位女妖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打断掉。

 

“青行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飘浮在空中,被幽绿光芒环绕的女子随意舒展着身躯,看似不经意地将一只飘在身前的蝴蝶抓在手心,狠狠地捏住了它的翅膀。仿佛丝毫不会怜悯任何生命般,没有焦距的眼神顺着手中就快要凋零的玩具,望向了欲言又止的大天狗。

 

“我知道你对那孩子的心思,你的眼神只要触及到妖狐就掩饰不住你对他的占有欲。”

 

“那孩子对你的爱慕全写在自己的脸上,可笑的是他从来不知道他想追随的人一直对他有着这样不堪的欲望。”

 

“你曾经那么想要寻找到你的大义,你能为了那孩子放弃你所谓的大义留在他的身旁么?”

 

“在你没有想好这个答案之前,即便你我之间会产生什么冲突,就算会破坏现神乐已经构筑好的这个世界,那孩子我也绝对不会交给你。”

 

嘴上说出来的话听起来那么刺耳,可青行灯像是讲述物语般,口气轻松得仿佛在和大天狗唠家常一样,可手里篡紧蝴蝶的力度都让清瘦的指间冒起了一缕缕青筋。听到了这位大妖实质性的威胁,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可能会忍不住当场与青行灯斗争起来吧,这样想着的大天狗却莫名地松了一口气。虽然世人皆说妖狐以骗取女子爱情为乐,食女子身体汲取力量,看上去风雅有礼的面孔下隐藏着邪恶的另一面,让人避之不及。

 

可自从他来到了这所庭院内所看到的完全和坊间传说里不一样。妖狐来得要比大天狗要早一点点,秀美的外貌加上总是能讨到女性喜爱的油嘴滑舌让他在这个院落里如鱼得水,像青行灯这样的大妖虽不太明着说,可无论御魂还是觉醒这样对妖怪而言一等一的大事都处处以这只漂亮的狐狸为优先。其余还有莹草、椒图、山兔等式神,即便面上老是摆着嫌弃妖狐的样子,可私底下总是把最好的吃食和神乐从外面带来的好东西独留一份给他。妖狐嘴上小姐姐小姐姐调戏着她们,却也只是嘴上说说,占占口舌上的便宜罢了。平日里没心没肺地和一帮子式神闹腾在一块,只要有妖狐在的地方就会有妖怪不自觉地聚集过来,听着他插科打诨说说笑笑,这些女性式神们虽不会明说什么,可眼里对妖狐的疼爱和喜欢一样都不会少。

 

虽然大天狗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绪,有时候只能够默默地站在树枝上低头注视着和式神们打闹的妖狐,偶尔会看到调戏不成反被莹草的金黄色枫叶叮得头疼的狐狸双手抱着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四处乱窜,光溜溜的脚丫子噔噔地在长长的走廊里狂奔时,其实他很羡慕。

 

明明眼下是与青行灯剑拔弩张的情形,对方甚至在用暴涨的妖力化作无数迷蝶包围了自己,抿着嘴紧紧地盯住自己,现在只要自己动一动手指,下一秒青行灯必然会毫不留情地对自己进行攻击,可是大天狗完全不在意,还走神想起了过去。

 

大天狗有一副面具,大鼻子,红脸颊,白色的巨大眼珠不怒自威,白胡子下大张着嘴巴,露出里头坚硬的牙齿就像是随时要将眼前的猎物撕碎,看起来可怕极了。式神们谁都非常害怕这幅面具,偏偏面具的主人还没有任何自觉,时常举在手上,兴致好的时候还会把面具戴起来,经常吓到走错房间的小妖怪。他还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午后,窗外挂满了晚霞似红艳艳的枫叶,那日的阳光从窗外落了进来,透过糊窗的纸层晕染在地板上光晕异常地温暖,这样舒适的下午让他不禁打开了木窗,端坐在窗边眺望着暖黄色的天空。

 

正当他静静地欣赏窗外景色的同时,这间独属于他的寝屋被人打了开,突然之间冒出一个白色头发的小家伙,慌手慌脚地关上了门喘着气倒在屋子里,非常可爱的白色大尾巴翘着小小的尾尖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地在空中甩来甩去,尾巴的主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将什么东西护在了怀里,嘻嘻哈哈地笑着的时候脑袋上两只小小的粉嫩耳朵还跟着身体的颤动一起抖动着,那是大天狗从来没见过比这还要可爱的生物,可爱到完全忘了自己脸上还戴着一个凶神恶煞的面具,以至于到现在都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是怎样开的口。

 

“你在这里做什么?”声音干哑得与平日的自己判若两人,掺杂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紧张,似乎在害怕自己会吓到眼前的小家伙。

 

“我……我刚才偷拿了莹草姐姐刚做的点心,本来就是要拿来吃的,莹草姐姐不让我先吃。”小小的狐狸委屈吧唧着小嘴,又圆又大的双眼看起来雾蒙蒙的,仿佛眨眼的下一秒眼泪就要掉下来。小东西用雪白的毛绒大尾巴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嘴里嘟囔着对小姐姐们的不满,完全没有注意怀里散发食物香气的纸包都快要被挤压得变形。

 

再这样下去可就吃不了了啊,小狐狸会难过地哭泣吧。这样想着的时候大天狗已经伸了出手去把妖狐怀里的油纸包拿了出来,安慰般的拍了拍妖狐毛茸茸的脑袋,不小心碰到那双可爱狐耳的触感时至今日他仍旧记忆如新,薄如蝉翼的粉色皮肤下面是丝丝缠绕的细小血管,用两个指尖轻柔地去捏的话,还能感受到那隐藏于毛绒表层下血液涓流的温度,让人贪恋的温度。

 

“谢……谢谢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虽然有点害怕大天狗脸上的面具,妖狐缩了缩脖子,又因犬科动物的天性似的,被人抚摸了脑袋开心地摇着身后的尾巴。

 

“对了,这个点心是莹草姐姐做的,很好吃,我分你一半!”丝毫不介意头发和耳朵被大天狗揉得乱七八糟,兴高采烈的小狐狸解开了他放置在小圆桌上的油纸包,一打开就有一股子甜甜的香气吸入到了鼻子中,拿起一块尚有余温的白色糕点,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还是有些怕生一样,那双黄金猫眼石般的眸子有些退怯,却仍鼓足了勇气递到了自己的嘴边。

 

砰砰……砰砰……

 

大天狗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Tbc.


其实青行灯原本应该是写成神乐的,可是想想崽子的确是阿灯一手带大的,这个婚前考察女婿的丈母娘般角色还是交给阿灯吧(笑


努力在这几天完结

评论(3)
热度(26)

© 无聊的时候就逗逗奶酪 | Powered by LOFTER